ABUIABACGAAg_8LDjwUogofa8gUwzAE4Og

肾脏瞬间萎缩,医学版拍案惊奇?

安徽村民刘永伟,去年6月因为车祸,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做了胸腔手术,术中对移位的右肾进行了还纳。但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在病人以后的复查中,惊讶地发现,那个曾经还纳的右肾居然离奇失踪了。面对刘永伟的疑问,当事医院给出了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答复,这个肾脏大约是瞬间萎缩了!

在刚刚经历了虾也能“脑死亡”的头脑风暴后,如今又冒出来肾脏瞬间萎缩的惊人论调,使我们不得不相信人世间真的充满了段子高手,可以完全忽视世间规律,采取吾心即是宇宙的超然心态,指鹿为马,信手拈来。有时令人不能不怀疑,自己的头脑是不是已经“萎缩”了,怎么总是跟不上他们的节奏呢?

不可否认,肾脏确实存在萎缩的可能,但最严重的萎缩,也多少要留下个核桃大小的残骸,向人们证明,这世界它真真实实地到来过。它不是空气,也不是水,不可能空灵地来无影去无踪。一个肾脏突然找不到了,要么是检查手段还不够细致,没有看见,要么就是这个肾脏在当初手术还纳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就没有放到体内,没有其他的可能。萎缩一说,完全就是一种回避问题的托辞。

尽管托辞非常玄虚,却并不高明,因为就算是真的萎缩到无形了,那么当事的医院恐怕也难逃干系。因为一个长得好好的肾,在经过医生的还纳之后,就离奇地萎缩了,那是不是说明还纳本身就有问题,是血管没接好,还是神经断裂了?就如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样,肾脏也没有无缘无故的萎缩。

如果再仔细看看医院对于疾病的记录,也令人一头雾水。首先,肾脏在遭受撞击后可能发生位移,但是进入了胸腔,还是有些蹊跷,一个是距离有些太远,另外,胸腔与腹腔之间还隔着很厚的膈肌。要进入胸腔,肾脏在克服距离的束缚后,还要击透膈肌,那是相当有挑战的,在这个过程中,即便肾脏能击透膈肌,那自己怎么也得伤痕累累吧。

其次,关于那个肾脏。医院一会告诉患者,当时也被撞伤,所以不可能移做他用。但是一会又说,术中检查肾脏完好无缺,所以就放入原位,这种前后不一致的说法,让人看不清楚这个肾脏到底有没有受伤。探索这个问题,不止关系到肾脏的命运如何,还关系到面对肾脏的问题,一个胸科大夫是不是应该请泌尿科医生会诊以后再手术还纳才更加规范呢?

肾脏到底去哪了,当事医院还欠病人一个充满诚意的解释。如今医调委已经介入,希望最后的真相不要让我们更加拍案惊奇。


首页 | 新闻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版权声明